新闻资讯
联系方式
电话:+86-010-63362910
电话:+86-010-63362910
传真:+86-010-63457042
邮箱:13910558767@139.com
在线客服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一代天骄”剑指非法代理
* 文章来源:弘智信 * 文章作者:弘智信 * 发表时间:2006/5/11 * 浏览次数:1269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发表时间:2006-5-11 17:21:57

2006.02   中国知识产权报 记者崔文宇

 

      今天看来,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去年9月,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已将非法转让商标漏洞进行了有效封堵。

      10件商标在其所有权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非法转让,虽然转让最终没有成功,但一场官司仍未避免。2005年9月,内蒙古某酒业公司法人代表隋国华以侵犯其商标专用权之名将一家代理转让其注册商标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告上了法庭。

      据介绍,隋国华是“一代天骄”文字商标(注册号:第1331980号)专有权人,他于1998年注册该商标并投入经营。2005年5月前后,“一代天骄”及其另9件同一类别“一代天骄”相关商标被北京某文化公司委托北京山木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下称山木公司)行使转让职能。在同年5月17日收到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签发的转让注册商标受理通知书之前,隋国华对此并不知情。

      代理机构成为被告,在第三者看来,似乎难以理解:那家文化公司才是真正窃权者,隋国华的维权行为是否本末倒置了?

      该案件中原告的代理人北京一代天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负责人杨耀峰对此认为:对于商标代理服务机构来说,对商标转让人的真实信息予以核实从而确保整个转让过程的合法性是其义务。山木公司正是在商标转让的过程中未能做到严格把关,才导致隋国华的商标进入转让程序。

       “该10件被非法转让商标的《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上转让方的签字均非出自我当事人之手。即使将这10份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对照来看,其上签名笔迹也不尽相同,稍加注意便能看出破绽。”杨耀峰说。

      对于原告关于未尽审查义务的质疑,山木公司方辩称:其是受北京某文化公司的委托进行商标转让,在商标转让过程之中,他们审查了转、受让双方之间签订的转让协议,因此已经尽到应负的审查义务。

     “山木公司根本无法证明商标转、受让双方有转让协议存在,这一点已经被一审法院证实。”杨耀峰认为山木公司的说辞并不成立。

      据了解,一审法院已在判决书中认定:“被告未审查北京某文化公司与隋国华之间是否具有商标转让协议。”

      还有两个细节是原告坚持认为山木公司进行了非法代理活动。“其一,山木公司是在2005年4月30日和那家文化公司签订的转让协议,却在这之前的4月26日就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交了转让注册商标申请书,这明显违反了商标法及商标代理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其二,山木公司对于上述10件商标的转让所收取的代理费用为4.8万元,而业内转让一件商标的代理费用普遍在1800元左右。”杨耀峰认为山木公司的行为是明显的恶意转让行为,其目的就是非法转让牟取巨额不当得利。

      对此,山木公司表示:之所以在提交商标转让申请书和与委托方签订合同的时间上形成错位,是因为根据我国商标法相关规定,在商标转让过程中与主商标相关商标须一并转让,故而导致时间安排上出现偏差。至于代理费用,则属于商业秘密不便评论。

      据介绍,一审法院在2005年12月20日作出的判决中认为,该案主要审理的是被告代理转让相关注册商标的行为是否侵犯原告享有注册商标权。而被告山木公司与北京某文化公司间的商标转让代理关系,已经因双方在2005年6月10日签订了撤回相关注册商标转让申请的《商标代理委托书》而终止,故原告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

      “即使是山木公司撤回转让申请的做法也只是接受受让方的单方授意,而没有取得与转让方即隋国华的同意。其该做法明显违背商标代理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一样是非法代理行为。我们将对山木公司的一系列非法代理行为提起上诉。”杨耀峰表示。

      据了解,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已于1月12日受理了隋国华方的上诉请求。对于该案件的进展,本报将继续关注。